娜娜~Love~丫丫

肉食,喜欢开车~~但还算小白

别对我说不70 补

别对我说不70

致歉信

    对于喜欢我问文的朋友们,对不起。因为各种原因,我决定暂时退圈。
   

别对我说不69  (all邪,ABO)

发不了文,发图!

中秋短篇 瓶邪only(接雨村)

     

     

今晚的夜空万里无云,月亮如上好的玉盘一样挂在遥远得天边,又仿佛伸手就能够到。星河犹如撒在黑色锦缎上的钻石,闪烁得让人挪不开眼。

   

       
一个栗色短发的青年站在山顶,手上夹着一支烟,眼中倒映着山下为数不多的灯火。带着水气的山风低低拂过,吹起他额前的碎发,吹开他薄衫得领口,吹飞他外套得衣角,在皎洁得月光下仿佛整个人都发出一种荧光,让人忍不住想拥入怀中怕他随风踏云而去了。青年嘴边眼角有着细小上扬的纹路,看上去就知道这人应该很爱笑,至少曾经很爱笑,那笑容应该很灿烂。

     
          
可实际上那人扁着嘴委屈得下垂着,眼睛更是幽怨得看着山下的村子,隐约还可以听见偶尔冒出几个字:“臭瓶子……烟……月饼好腻……死胖子我的东坡肉……”。突然,青年嘴里得嘟囔停了下来,扔掉了没有抽一口的烟身体微侧看向自己的身后。可他刚一动,一件风衣就轻巧得落在他身上,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顺着他转身的力道将他揽入怀中。
     

       
青年将头埋在来人看似瘦弱却坚实可靠得胸膛上,眼底得狡黠和算计一闪而过,嘴角翘了起来。努力回想自己学过得东西,终于在下巴被两根奇长的手指抬起来时让自己微红的眼角,湿漉的眼睛,皱着的鼻子和紧绷的嘴唇全部展现在来人眼中。可那人眼中倒映着天上星河得璀璨立刻就迷住了青年,什么委屈,什么奸滑,什么算计,全都化成了痴迷。“小哥,你比嫦娥还好看。”青年呢喃道。接着又是一个大大的笑容:“小哥,中秋节快乐。以后每个中秋节,我们都要做一大桌好吃的。”“嗯。”
      
    

       
来的人一头黑色的短发,穿着和青年同款得风衣,刘海被顽皮的夜风扯到耳边,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在清冷的月光下如降临人间得谪仙。曾经古井无波看破人间百态的眸子里,现在只装满了一个人的身影。

      

青年只见那人眼里的星河被自己逐渐扩大得倒影替代,不由自主得将脸迎了上去,两人的唇轻轻的互相碰触了一下。随即黑发青年的手伸到栗色短发青年脑后轻轻扣住,不断加深这个吻。一直到栗发青年整张脸都红透,黑发青年才放送了力道,但两人得唇依旧没有分开,互相辗转反侧交换着彼此的口液和炙热的鼻息。

       

      
       
又一阵湿润的山风吹过,栗发青年忍不住颤了颤,黑发青年才再次将那人放开,奇长两字指抚上还在喘息着的青年脖子上的伤疤摩挲着,吐出两个字:“风凉。”说罢,将青年披着的风衣一只手一只手的穿好,将拉链拉到锁骨的位置,把风衣的领子竖起来挡住山风的侵袭,然后用手拉住青年的手向山下走去。

      

          

       
栗发青年一直灿烂的笑着看那人熟练得穿衣动作,最后反握住黑发青年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快走到院子门口时,一个肥胖的身影灵活的从大开的院门窜了出来,笑骂到:“我说小天真同志,胖爷不就多吃了一块东坡肉吗?你至于和小哥把所有的月饼都吃完一块都不给胖爷留吗?你这没组织没纪律的蛇精病还能不能好好过个中秋节了?对了,咱爸妈来电话了,小花、黑瞎子、秀秀和鸭梨他们也留了言,你出门竟然连手机都不带,你当你是小哥呢?”

      
     

“胖子,你赔我的东坡肉,要不腊鸭我也一口都不给你留!”栗发青年不依不饶得和胖子互怼着。

        
          
黑发青年静静的看着那两个人嬉笑怒骂,曾经比冰山还冷峻的脸突然就笑了。那两个人正互怼得热闹,只有月亮被那笑颜所惊艳。

别对我说不68 (all邪,ABO)

正文


吴邪被烛九阴含在嘴里,并不觉得蛇嘴如何腥臭,反而有着淡淡的药香。吴邪心里一动,想起张起灵曾经提过这里有张、汪两家最大的秘密,能让人长生的不老药。难道那药就是烛九阴?身为上古异兽的烛九阴怎么可能贡献出自己让他们长生?还是烛九阴身体里有着制药的东西?怎么想都太离谱了吧。

     

随着吴邪失血过多,他的思维已经有些模糊了。烛九阴仿佛也感受到吴邪生命力的流逝,蛇头对着身边最大的那条黑毛蛇点了点。那条黑毛蛇立刻爬上了烛九阴的嘴里,从它的毒牙附近刁出了一片黑色的东西,又爬上吴邪的身体把那片黑色的东西丢进了吴邪微张的嘴里。黑毛蛇反身又去衔了一片丢进去,然后再是一片,一共三片。那东西入口即化,吴邪只觉得一股又腥又苦又涩的味道占满了整个口腔,那味道古怪的东西没有被他恶心的吐出去反而化作暖流直接滑进了胃里。到了胃里后,那团暖流逐渐沸腾,化作无数条火线向吴邪的四肢百骸蔓延过去。吴邪本就进入了发情期,身体的信息素不受控制的狂飙,被这热流一激,信息素倾泻得更加厉害了,身体也不停的扭动起来。


    
如果有人现在站在烛九阴面前,就能看到烛九阴那金黄色的独眼上面又有一个猩红的蛇瞳睁开,睁开后人性化的眨了眨就红的更加深沉了,其中流转的竟然是隐忍的欲念!护着吴邪的蛇信也不单单是卷着乱扭的人儿,竟是探到衣服下面不停的游走抚摸,也让吴邪扭动得更加厉害了。就这样烛九阴的速度没有减缓反而更加迅速的向中心地区游去。一路上,蛇群不断的增加,由一开始的几十条瞬间就增加到几千条。它们在为它们的王高兴,为它们的王欢呼,为它们的王保驾护航。它们的王几千年的心愿终于实现了,绝不允许有任何人来打扰。


    
就快到巢穴了,想念了几千年的人就在嘴里因为自己而发情扭动,烛九阴的心也忍不住小小的雀跃蛇眼都眯了起来。可刚一到洞口,烛九阴就停了下来,蛇眼依旧眯着却闪动着疑惑,蛇头左右缓缓巡视似在寻找着什么,身边的蛇群也在不寻常的骚动。有些黑毛蛇不停的抬头看着烛九阴的嘴,有些鸡冠蛇不停的四处乱窜,更多的蛇则把烛九阴团团围住呈保护状。就在这时,洞口走出一个人,那人有着吴邪的脸。烛九阴蛇眼立刻竖圆,缓缓游了过去。巨大的蛇头缓缓靠近那个人,蛇鼻不停的翁动,但卷着吴邪的蛇信并没有探出。

   

“你,真的认不出我了吗?”那个长着吴邪脸庞的男人毫不畏惧的越过群蛇走向烛九阴,眼里是别人从来没见过的温柔眷恋和如潮水般的思念。


   

“我的身体变了,但我的灵魂并没有变。你感觉到了吗,阿九?”听到这句话烛九阴终于把卷在蛇信里的吴邪轻轻放在一边,再卷住已经把自己脱光了的男人,蛇信在那人身上不停的游走。

    

那男人享受得叹息着,轻轻吻着蛇信直到自己被放在蛇吻之上。他毫不犹豫的爬过去抱住巨大的蛇头,仿佛在用整个人热吻着烛九阴。



    
“齐羽!”

    

跟着张起灵他们一起追过来的吴二白一眼就认出那个在蛇身上的人不是他大侄子吴邪,而是早就潜进来的齐羽。吴二白看着那具年轻白皙让他沉迷的身体,整个人都混乱了。

   

为什么齐羽可以毫发无伤得潜进来?为什么齐羽会抱着烛九阴?为什齐羽没有穿衣服?他,真的是齐羽吗?刚才齐羽说的话他并没有听到,可男人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是齐羽又不是齐羽。


    

吴二白还想再问些什么,齐羽突然扑向烛九阴的眼睛,随后就从蛇头上摔了下来。还没落地,猩红的蛇信已经灵活的把人卷起收回了嘴里。吴二白简直心神剧裂,一回头就看到一个悲痛欲绝又疯狂不甘的人。




“张-启-山!”



    

吴二白噬人的眼神看着不远处还举着消音手枪的张启山,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



“齐羽,你怎么能那么绝情,你最爱的竟然是一条蛇,是烛九阴!不!这都是假的,你是我的,是我的!!!”




张启山看都没看一眼吴二白举着强继续射向烛九阴和齐羽。吴二白猛然想起自己也有枪,快速拔出来举枪就射。第一枪就打在了张启山的胳膊上,张启山却恍然不觉一样举着枪继续射击,子弹射空了依然快速得扣动着板机。

    

这时,群蛇出动了。只见红线一闪,一条野鸡脖子就咬住张启山得手腕让他再也握不住枪,另一条黑毛蛇缠着枪就向远处爬走了。张启山想再拔腰间另一把枪,却被更多的黑毛蛇和野鸡脖子咬住手,咬住脚,咬住身体的每一处。没一会,张启山就被群蛇淹没了。吴二白知道,自己不需要再做什么了。


        

让他恼怒的是,因为蛇群他也无法靠近齐羽和烛九阴去观察他们的伤势。

   

“齐羽,你怎么样了?我这有药,你和烛九阴说说让我过去!”吴二白已经急疯了,完全不知道自己话就像疯人在疯语。


     

可没想到的是,巨大的回答声响起:“异类,吾不信汝,即去。不然,死。”




群蛇齐鸣:“不然,死!”




所有人都被这诡异的语言惊住了,这,这竟然是烛九阴的方向发出来。

  

吴二白脑子一抽直接喊到:“他受伤了让我救他,不然他也会死。”

 

这时,烛九阴已经竖起身子继续向洞穴里游去,身体的鳞片却不停的颤动。

    

“其未死,即去!”吴二白这才看明白,烛九阴是利用自己的鳞片摩擦发出的人声。

      

群蛇随之远去,露出了满身牙洞浑身青紫溃烂的张启山。吴二白不知道张启山是在什么时候认识的齐羽,他们之间又发生过什么,现在他什么都不想知道了。而张启山死前的心情,也是自己现在的心情吧,可自己还不能死。



齐羽,你做出了你的选择。虽然那个选择让人匪夷所思,让人无法接受,让人心殇成灰,可我还是想说齐羽,别死,祝你幸福。“齐羽,活下去!”吴二白看着烛九阴即将消失的尾巴大声喊了出来。只见蛇得尾巴一顿,以更快的速度消失了。吴二白这才泄了浑身的力气,跌坐在一旁捂住脸。

别对我说不67 (all邪,ABO)

正文

    

吴二白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可那心底的苦涩真是难以言说,他辜负了吴邪他们对他的信任。

  
吴邪是吴家这一代的独苗,因为几代以来唯一的Omega,还是变异Omega,更是得到吴家上下一致的疼爱,真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吴家老太爷狗五爷在世的时候,只要一想到这孩子将来无可避免的命运就只想把人疼到心尖尖上,就连吴邪幼时劈头盖脸的对他撒尿他都乐呵呵得当被雨淋了浑不在意。

  
     
吴邪的老爹吴一穷本就是学者,虽然算是教子有方,可架不住自己老爹和三弟拖后腿,再加上妻管严的家风对于吴邪完全没有威慑力。吴家老三吴三省也是吴家除了狗五爷之外最疼吴邪的人,对吴邪的疼爱表现在语无伦比的护犊子上。除了他自己谁要是不小心多碰吴邪一下都想要人命,就连吴邪他爹吴一穷因为吴邪犯错揍吴邪,吴三省都护自己命一样拦着,狗五爷去世后吴邪小时候最大的靠山就是吴三省。

     
抛去以上,吴家能让吴邪言听计从甚至有些惧怕的就只有吴家二爷吴二白。吴邪天生聪慧,打小就知道自己的老爹是吴家最悠闲自在的那个,三叔是吴家最飞扬跋扈的那个,可吴家的顶梁柱却是二叔吴二白。有什么老爹不愿意管而三叔管不了的事,只要二叔出手绝对是波澜不惊的将事情处理得妥妥当当。所以吴邪从小最尊敬的是吴一穷,最喜欢的是吴三省,最怕也是最的向往的却是吴二白。

     
吴二白继承了吴家后为了吴家和吴邪的未来,他一刻也不敢松懈。他能用信息素抑制剂来控制自己的本能,他唯一的欲望就是吴家强大,吴邪成才。就这样一直用到自己身体信息素絮乱,再用会伤及性命,而他不担心自己会怎样只是怕自己死的太早吴家难以支撑到吴邪成年才停止使用。
他运筹帷幄机关算尽,让老大吴一穷一家能给吴邪一个快乐而温暖的家,让三弟吴三省万众瞩目而变相逃离吴家宿命,独自一人把吴家和老九门所有的龌蹉不堪都抗下。他也暗自下定决心,如果不能在吴邪这一代终结宿命,那么宁可破釜沉舟赔上整个吴家也要保住吴邪。为此,他也做了几手准备。

     
也许是宿命使然,年幼的吴邪竟然避开了吴家的保护撞见了他替身的面部手术。从那以后,吴二白就改变了策略,与其让一个天真吴邪被残酷的命运改变,不如让他亲手雕琢成器。再疼再伤,也都在可控范围之内,如果他选择直面命运那么也不会轻易被命运打垮。吴邪也争气,不论是吴二白把他当成Alphg来养,还是让未成年的他就看遍了人心似鬼,他都咬牙坚持下来。最难得的是吴邪的本心和善良仍在。吴二白在吴邪身上看到了吴家未来的希望,他甚是欣慰。为此,他也更加苛刻自己,有时甚至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在实验室、吴家生意和老九门之间连轴转寻找摆脱宿命的方法。

   
可就这样的吴二白,却被一个同是Alphg还长着自己侄子脸的男人给迷住了,那个男人就是齐家送来给吴邪做替身的齐羽。

    
吴二白经常回想自己初见齐羽时,那个和他侄子一样的面容上有一抹淡淡的笑,被清冷的月光照耀泛着一层荧光。他的眼中没有其他替身的不甘和深沉,那一眼可望见底的清澈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如果说吴邪是不经世事的天真无邪,那这人就是看透世事又能淡然处之的透彻。

      
他的脸是几家送来的替身里和吴邪最像的一个,也是最不像的一个。吴邪因为吴家上下的疼爱,生性活泼又倔强,笑起来阳光灿烂宛如朝阳。而齐羽则刚好相反,人静默如水又柔韧如刚,笑起来宛若空谷幽兰。吴二白觉得自己中邪了,中毒了,中蛊了,面对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竟然动了真心。吴二白一直以自己的自制力为傲,可那次吴邪被张启山算计,齐羽为了混淆视听而装成赤裸的吴邪被吴二白用被子打包带走时,他只是瞄了一眼那具白皙年轻的身体就起了反应,吴二白就明白自己真的沦陷了。

     
也许是信息素抑制剂过量的副作用,也许是多年压抑本能的原因,也许是吴家压力太大所致,吴二白失控了。他在那天要了同是Alpha的齐羽。那是吴二白人生中第一次品尝了情(度受)欲的滋味,那燥热难耐后的酣畅淋漓,真真让人回味无穷。除了差点弄死自己连带干死齐羽之外,一切都可以用美好来形容。而也是这一次,吴二白明白自己终于有了除了为吴家为吴邪以外的目标而活着,和齐羽在一起。可那只是奢望,是泡沫,是幻影。没有什么能真正比过吴家和吴邪在吴二白心里的地位。所以从那以后吴二白再也没有见过齐羽。

     
可自从吴邪在学校放弃了张启山而选择了和张起灵他们在一起后,逼得他必须在短时间内找到解决的办法。他在实验室奋战几个月确定了最终的实验方向,最后不眠不休整整七天,动用了手上所有的材料和资源,终于制作出了可以把ABO变成普通人的药剂。齐羽,就是这个药剂的第一个实验品。吴二白是故意让齐羽来承担这个角色,他没有忽略自己胸口窒息般的疼痛和铺天盖地的绝望,可那又如何呢?生在老九门,没有一个人逃的掉。可当吴家内部的叛徒劫走了齐羽,吴二白他暴怒,他后悔,他最后只想到和齐羽一起去死。吴二白在心里嘲讽自己,年轻的吴邪是为了爱情选择用自己的命去拼,自己竟然也会像毛头小伙子一样不顾家族不顾未来只想和那个有着自己侄子脸的Alphg生死相随,这么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吴家真是在劫难逃了。

   
万幸的是,齐羽被救了回来,而且实验也成功了。可那双依旧清澈透明的眼睛吴二白却看不透,看不懂了。“如果你真想摆脱老九门宿命救吴邪和吴家,那么就按我说的做。九门,没有人是干净无辜的,一个,都没有。”这是齐羽醒过来看到吴二白说的第一句话。而在吴邪他们来到这里之前,齐羽早就潜入了进来。他现在做的,只不过是按照齐羽说的让吴邪被蛇带走,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吴二白也不清楚。因为爱,他就那么相信了齐羽,相信齐羽不会害了吴邪。可现在吴邪真的如齐羽所说被烛九阴带走了,他的心却沉了下去。吴二白抬起头,加快速度向张起灵他们追了过了。

   

曾经锐利的眼神仿佛被层层暮霭遮挡,齐羽,别骗我,我,承受不起。

这首英文歌很适合瓶邪。

小豆之家:

I'm hoping you weren't heaven sent
我一直祈盼你并非天赐
Cause only hell knows where you've been
鬼才知道你的行踪
Your built composure's wearing thin
你佯装的镇定愈来愈单薄了
And all your walls are caving in
你的壁垒也渐渐塌陷
Before you shut this down
在你喊停之前
I just wanna lift you up
我只是想撑起你

I'll take all this love I found
我会收藏好我拾到的爱恋
And I hope that it's enough
这就够了
I saw you, yeah you,
我看见你了 是你
you're breaking down
逐渐崩溃的你
I hope you, yeah you,
我希望你 是你
you come around
回到我身边的你
Now don't you shut this down
我不准你现在喊停
ooh no don't you give this up
不准你现在放手
I took all this love I found
我收好了我拾到的爱恋
and I hope that it's enough
我多想就这样满足
Is it enough?
但足矣吗
If we don't bend then this might break
若我们不让步 这一切都将毁灭
Please don't give into this pain
求你了 不要陷入这般痛苦
Just keep on counting down the days
只要数着日子
And dream of me to keep you safe
梦着我 就让你安稳
Don't you shut this down
不准你喊停
No, don't you give this up
不准你放手
I took all this love I found
我收好了我拾到的爱恋
and I hope that it's enough
我多想就这样满足
I saw you, yeah you,
我看见你了 是你
you're breaking down
逐渐崩溃的你
I hope you, yeah you,
我希望你 是你
you come around
回到我身边的你
Now don't you shut this down
我不准你现在喊停
oh no don't you give this up
不准你现在放手
I took all this love I found
我收好了我拾到的爱恋
and I hope that it's enough
我多想就这样满足
Is it enough?
但足矣吗
Don't you shut this down
不准你喊停
Don't you give this up
不准你放手
Don't you shut this down
不准你喊停
Don't you give this up
不准你放手
Before you came around
在你回来之前
I was lost and out of place
我失去了自我 不知所以
You're the only love I found
你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挚爱
and I'm hoping that you'll stay
所以我期望你能留下来
Please stay
所以留下来吧
Please stay
请你留下来吧
Please stay
求你留下来吧

小豆之家敬上!

别对我说不66 (all邪,ABO)

正文 

“嘶昂…嘶昂…”那声音接近的极快,第二声传来时,一阵腥风随之而来。张启山和裘德考早在刚有风吹草动的时候就躲到旁边草丛去了。
 

   

几乎是同时,一道红色闪电从甬道深处激射而出。只见那倒闪电树干粗细,血红色的蛇身在昏暗的同道中仿佛在发着光,蛇头上一颗独眼头上横着长着一颗硕大的蛇眼,蛇头顶端的独角更是显示了这条蛇的不凡。所有野鸡脖子和黑毛蛇分别趴在通道两侧,蛇头紧紧贴着地面以示对王者的服从。

    

“那就是烛九阴……”裘德考被眼前的景象惊讶的忍不住询问出声,张启山暗骂一声立刻远离裘德考。果然,烛九阴立刻转向他们藏身的方向,随后就有几条离烛九阴最近的野鸡脖子和黑毛蛇向他们爬了过来。

    

烛九阴随即就转回头去,爬向吴邪他们的方向。这时,汪藏海勉强睁开眼睛坐起身体,感觉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就立刻寻找吴邪。果然,在不远处看到吴邪身体僵硬的歪在黑瞎子身旁,解雨臣躺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汪藏海捂住胸口慢慢的爬向吴邪的方向,眼中尽是悔恨和疯狂。吴邪,对不起,吴邪,不要死,吴邪,我爱你。当嘴中溢出血来,汪藏海才发现自己已经把心里所想喊了出来,可裘德考那一枪伤了汪藏海的心肺,他这样不要命的爬根本就是找死。可眼前躺在那的人,让汪藏海心疼得比死还难受。

     

“咳咳。小邪!”解雨臣也醒了过来。解雨臣身上的伤并不重,除了被阿宁射伤了腿以外,都是水中感染的虫卵让他昏迷不醒。吴邪给他驱了虫,他很快也醒了过来。因为角度原因汪藏海眼里只看到了吴邪,而解雨臣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颗妖异的蛇瞳,这让解雨臣立刻顿住了身体。随后粗大的蛇尾游过,汪藏海也闭了声音,

    

“嘶……”黑瞎子呻吟一声也睁开了眼睛。“小,小三爷?!”黑瞎子看到气息微弱得躺在自己身边的吴邪差点魂飞魄散。忍住身体的疼痛抱起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人,眼睛立刻烧红了。

    

黑瞎子颤抖着把吴邪放在自己嘴边的手轻轻放了下来,就看到吴邪那曾经柔软温暖能写出漂亮瘦金体的双手横竖几条狰狞的伤疤,泛白的皮肉全都卷了起来,一看就是被人用力按压过,其中一只手用三根手指紧紧的勾着黑金匕首,黑瞎子抽都抽不出来。

   

再看向吴邪身体其他地方,除了胳膊上有包扎的痕迹,在就只有普通的擦伤。黑瞎子看着明显是吴邪自己弄出来的伤口很是疑惑,他们身边没有大量的血液,那吴邪究竟为什么而失血昏迷呢?甩甩还有些昏沉的头,黑瞎子看到汪藏海和解雨臣还想说话,嘴里却滴出血来。

  
这时黑瞎子才感觉到自己嘴里浓厚的血腥味,黑瞎子立刻明白了吴邪的血都去哪了。黑瞎子百感交集,最应该被保护的人却一次次因为他们而受伤甚至濒临死亡,这样深沉的爱他们如何能辜负?当黑瞎子看到烛九阴时,吴邪身上开始飘溢出西湖龙井和墨香混合的味道,因为幻境的刺激和失血过多吴邪提前发情了!黑瞎子用力抱紧吴邪,不论面对什他都不会放开吴邪了。

     

烛九阴的蛇信不停的吞吐,仿佛在确定什么。再次长长的吐出蛇信,一下子就将吴邪卷离了黑瞎子的怀抱,同时尾巴一甩一股巨力将黑瞎子甩向甬道的另一边直接拍到了墙上。黑瞎子吐了几口血,却依旧挣扎着向吴邪和烛九阴扑了过去。解雨臣和汪藏海也回过神,两人掏枪不停的射击烛九阴想它吃痛放开吴邪,又怕误伤吴邪只能打蛇身和蛇尾。

   

这时,烛九阴仿佛有灵性一般高高竖起蛇头,用蛇信卷着像含着珍宝一样把吴邪含在嘴里,如果有子弹射向这个方向它会偏头躲避,那灵动得就像护着爱人一般。黑瞎子、解雨臣和汪藏海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难以置信的震惊,极力压下那种荒谬的感觉想尽快把吴邪救出来。

     

    

“砰。”吴邪身上开了朵血花,几人猛然回头看到张启山举着枪在远处冷笑。烛九阴也被激怒了般蛇头猛的向张启山的方向一申,周围的黑毛蛇和野鸡脖子全都向张启山扑了过去,烛九阴自己却带着转头向甬道深处游去。黑瞎子等人刚想追上去,就被从天而降的张起灵和吴二白拦住了。

     

黑瞎子急躁得一把推开张起灵:“张起灵你给我让开,你怕那蛇我可不怕!”汪藏海不说话,只是捂着胸口绕过他们向前追去,解雨臣也只是冷漠得看了吴二白一眼就要跟上黑瞎子和汪藏海。“如果你们真想救吴邪就听我说完。”吴二白开口了。

    

原来吴二白和张起灵早黑瞎子和张启山一步就到了这里,张起灵的血也有驱蛇的功效。不过看到受伤的吴邪,昏迷的解雨臣和汪藏海,他们也没办法在群蛇环绕的情况下救出所有人。

    

当解雨臣和黑瞎子听到吴二白平铺直述的说吴邪为了给他们驱虫,而不停割伤自己的手掌和挤压伤口心疼的差点崩溃。张起灵突然插了一句:“当时我真想直接杀了你们,可我不能。你们也不行。”

    

张起灵的话让黑瞎子他们醍醐灌顶。因为爱他们,吴邪几乎用自己的命换了他们的命,张起灵如果杀了他们吴邪肯定会伤心,就算为了吴邪他们也不能随便丢掉自己的性命。

   

吴二白赞赏得看了冷冰冰的张起灵一眼,只见张起灵紧紧的握紧拳头身体前倾,眼睛牢牢望向吴邪被带走的方向,脚步不停的踏出去又缩回来。吴二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们也是爱惨了吴邪呢。“我也不废话了,我知道吴邪被烛九阴带去哪里,那也是裘德考和张启山的目的地。”说到裘德考,解雨臣咬牙切齿的补了一句:“裘德考打了小邪一枪,抓到他碎尸万段算我的!”“碎尸万段太便宜他了。”张起灵的语气平淡,可周身散发出来的寒气几乎要把草木都冻结,周边游过来的蛇都被他的气势压在那动弹不得。

     

  

“二叔,吴邪的信息素开始飘溢了,为什么你说烛九阴能救吴邪。”黑瞎子因为急切,心疼和愤怒而烧红的眼角几乎快挣裂开来,他用力抓住吴二白的手臂。“烛九阴又叫烛龙,它的巢穴里有麒麟竭,普通的可以疗伤去毒治百病,高品质的甚至可以让人长生不老。吴家,曾经是烛九阴的祭祀祭司。吴邪是吴家本家几百年以来唯一的Omega,烛九阴刚才就是在确定他血液的味道。”

“小三爷早就知道麒麟竭可以疗伤?可他一直在昏迷中如何服用?二叔,你还有话没告诉我们吧。”黑瞎子不关心王胖子的死活和汪藏海的用意,他只想快点见到吴邪。吴二白这时却低下头,没有说话。几人脸色一变,再也不顾吴二白向甬道深处冲去。

别对我说不65 (all邪 ABO)

正文

   
开枪的是裘德考,只见汪藏海后心的位置被打穿,一股暗红涌了出来。吴邪没想到裘德考会这样做,终极的BOSS不会相信任何人是肯定的,但在这样的环境最能利用的人他都可以做下死手,除非他有更强硬的手段和底牌能保住他的命。

    

  
“吴先生,就不要再假装了吧。”裘德考的枪口已经直指吴邪的脑袋。“你不会杀我。”吴邪慢慢起身暗自活动下被拖得疼痛的身体,走到汪藏海身边看他的情况。

   

“砰,啪。”吴邪脚边的石子被裘德考一枪打飞。“吴先生太自信了。”裘德考冷冷的说。

   

吴邪耸耸肩拿出带的抗生素给汪藏海打了一针,然后撕开汪藏海的衣服给他包扎伤口。处理完汪藏海的伤口,裘德考就不耐烦的让吴邪跟着他走。吴邪完全不理会脸色铁青的裘德考,自顾自的坐在了汪藏海的身边。

    

“吴先生,你要是这么不配合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裘德考一步一步走近吴邪,把枪顶在了吴邪的头上。吴邪完全不为所动,他知道裘德考绝不会现在杀了他。

  

“小爷又累又饿,要走你自己走。”吴邪现在完全没有心情继续对裘德考伪装,说罢摸出一包巧克力就啃起来。裘德考对于这样的吴邪也没有办法,可他也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吴邪。等吴邪吃饱喝足了,裘德考毫无预兆的举枪对着吴邪的胳膊就开了一枪,顿时血流如注。吴邪有些失神,没想到裘德考这么狠辣。

     

可这一枪就像开启了一个机关,一种莫名的躁动开始弥漫开来,特别是蛇群。不论是鸡冠蛇还是黑毛蛇都不停的游走,不停的发出嘶嘶的声音。可它们游走的方向又很奇特,如果把蛇换成人。那就是混乱的军队在排列队形,等待着王者的检阅。吴邪对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感到震惊而好笑。蛇,怎么会像人一样呢?

           

“吴邪,我是不会现在杀了你,但你也别和我耍花招。终极,不是你能所理解的,它的能量不可想象。”裘德考再次将枪顶在吴邪的头上。

  

吴邪沉默了,他不是很能理解裘德考的话。也许不是不能理解,而是吴邪根本不愿往那方面想象罢了。一切猜测都没有意义,一切等到达终点的时候就都有答案了不是吗?吴邪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包扎伤口,仿佛那个血流不止的血洞只是个普通的伤口。裘德考并没有阻止,既然吴邪铁了心等其他人一起到来,那他也只能牢牢掌握住吴邪这张王牌才有些胜算。远处已经传来脚步声音,他们也快到了吧。

      

裘德考再看看枪口下的吴邪,有些凌乱和破损的衣服下露出了白皙纤细的身体,因为疼痛而微汗的脸上有些不正常的红晕,汗湿了的栗色头发搭在额前,唯有一对猫眼依旧温润。不对,那明亮的眼睛没有流露出一点痛苦和担心,也没有对死亡的恐惧和惊慌。看似一汪暖谭,实则水面下冰山密布,温润之下是极寒。这样的吴邪是裘德考不曾见过的,他几乎被吴邪这种魅力迷惑了。

    

“小邪,你受伤了!裘德考你找死!”一阵劲风呼啸而过,一根长棍就那样硬生生插入了裘德考和吴邪直接的地里。裘德考不自觉的后退几步,立刻将又将枪口指向吴邪。人倒也不笨,吴邪暗想着一动不动的依旧坐在汪藏海身边。解雨臣的身影从通道的黑暗处浮现出来。

   

解雨臣手中也拿着一把枪,枪口对着裘德考的脑袋恨不得立刻把他打成马蜂窝。“小花,我没事。你受伤了?怎么不先处理下伤口?你脖子上……!”吴邪终于看清了解雨臣脖子上竟然缠着一条野鸡脖子,立刻掏出匕首割了自己的衣服,又划破手掌紧紧握住那块布料,最后用那布块包了块小石头向解雨臣头上丢了过去。那野鸡脖子准确的被石头打中印了些血在蛇头上,那鸡冠蛇犹豫的吐了几下舌头,还是蜿蜒这爬下了解雨臣的身体。

  

“小邪,快包扎伤口,别感染了!”解雨臣看都没看那野鸡脖子一眼,只是盯着吴邪割伤的手心疼着。

   

“我没事。汪藏海被阴了。”吴邪眯了眯眼睛,给了解雨臣一个苍白的笑脸。吴邪的话音还没落下,解雨臣就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吴邪顾不得还顶在头上的枪,起身就向解雨臣跑去。裘德考看着吴邪丢在地上的染着他血的布块,不动声色的收了起来。

   
吴邪跑到解雨臣身边时,就看到解雨臣比女人还白嫩的皮肤竟然有一片片细小的黑点在不停的游动,带动的皮肤这里鼓个包那里鼓个包,好不瘆人。吴邪不知道解雨臣究竟中了什么招,最有可能就是虫子。

 

他跪坐下来抱起解雨臣的头,用力得挤压之前准备包扎的伤口,将挤出来的血都灌进解雨臣的嘴里。那血一进入解雨臣的嘴里,那些黑点就更加疯狂的走动。吴邪看到自己的血有用,咬咬牙用匕首在自己手心里重重划了一刀,继续给解雨喂血。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解雨臣身上的伤口开始游出黑色芝麻大小的幼虫,让吴邪看得恶心不已。再看看解雨臣的脸色,比刚才好了很多。怕那点血清理得不干净,吴邪又在手心深深割了一刀,灌进解雨臣嘴里让他咽下,直到解雨臣的只有鲜红的血流出来。虽然不能保证解雨臣身体的虫卵全部被清除出来,但解雨臣的状态越来越好了。

   

吴邪终于松了口气,看看汪藏海再看看解雨臣,用没受伤的手费力的把解雨臣拖到汪藏海身边,坐在两人中间喘着粗气。瞥了一眼收起枪坐在一旁吃东西的裘德考,忍住一阵阵失血的眩晕抓紧时间休息。远处,又传来了脚步声。“吴邪,你的味道真是不错啊。”张启山冷笑着拖着浑身带伤滴着水的黑瞎子走了出来。吴邪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张校长,你终于来了。那个汪藏海就是个没用的废物。”裘德考看到张启山终于松了一口气。“失败了?看样吴邪的魅力比我想象的还要大的多。就连汪家族长都深深地陷进去了。”张启山用脚踢了踢躺在一边的汪藏海。

       

“把黑瞎子带过来,我不会跑。”吴邪没有理会张启山和裘德考的对话,死死的盯着浑身是伤还滴着水的黑瞎子,很难想象他究竟受到了怎样的折磨。

     

“吴邪,我可没有虐待小辈的癖好,是水里的怪物伤了他,如果没有我,他早就葬身水底了。”“吴邪在此谢谢张校长,我自己可以照顾他。”张启山认真的打量可了一会吴邪,再次嗤笑一声一甩手把黑瞎子丢了过去。“如果你死了,他们肯定都会死。”说罢,张启山也到裘德考那边去休息了。

     

吴邪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把紧握的手松开踉跄着去拖黑瞎子,一阵阵晕眩让吴邪差点摔倒。实在没办法,吴邪直接坐下来把受伤的手伸到黑瞎子嘴边,颤抖着用力挤压伤口,让血流到黑瞎子嘴里。果然,黄豆大的虫子从黑瞎子身体上的伤口里爬了出来。吴邪这次用受伤的手擎住匕首,另一只手往刀锋上按了下去,再次将血灌倒黑瞎子嘴里。

 

本就睁不开的双眼慢慢的闭合,在坠入黑暗之际,吴邪在心里轻叹,小哥,再见了。“嘶昂……”甬道深处传来一阵让所有人浑身战栗的声音。